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前段时间,我们盘点了说唱音乐当中的“废话文学”,没看过的小伙伴可以点击链接《Ty. 法老 大傻 3Bangz等一大批rapper的歌里,我都发现了这种新兴的“文学”载体

令人没想到的是,“废话文学”方兴未艾,另一类“发疯文学”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闯入人们视野。激昂饱满的情绪在字里行间井喷式地爆发,“发疯文学”的每一个字仿佛都在倾泻着当事人的不满,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对面的唾沫星子。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这类对文本符号的二次改造与“语言玩梗”大行其道,也让我们不禁好奇:“不好好讲话”的魔力究竟在哪儿?rapper们玩起“发疯文学”来,会不会比他们玩“废话文学”精彩得多?

经过上次的盘点,我们不难看出,在说唱中生产一些“废话文学”简直不要太轻松。同样,“发疯文学”也有独特的创作秘诀:说唱的音乐风格决定着其发疯程度。

Hardcore、Boombap等风格,以猛烈的节奏,硬核的词风表达着不屈的态度;喜剧说唱则以戏谑夸张的特质为其病毒式传播提供了保证;emo rap极具感染力的内容无比契合当下年轻人的需求。这些音乐风格,往往是“发疯文学”生根发芽的沃土。

如果有人问当今中国哪个说唱团体拥有最炸裂的现场和最凶狠的音乐,那畸形儿肯定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尽管现在团队已经解散,但他们绝对在中文说唱的历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除了在音乐风格上的与众不同,畸形儿还有一大亮点就是让人震撼的现场演出。他们的风格多变,穿着另类,戴着面具,“鬼上身”般的台风和血浆各类道具更是吓坏观众和Livehouse全场的保安,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自杀式表演。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有意思的是,在坚持Hardcore说唱风格的同时,rapper们也戳到了某种社会情绪。你们不敢说的,rapper说;你们不敢做的,rapper做。虽然谈不上行侠仗义、惩奸除恶,但一舒胸臆、代为发声的效果着实不错。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法老和黄硕。“Hardcore”一词最早所指的是建造地基、铺路所用的石砾,慢慢地其含义也被延伸为“中坚力量” 。

而放眼说唱圈中,能够驾驭这一风格同时稳住局面的人,正是法老和黄硕。在二人合作的《凛冬将至》中,法老四十二秒不换气极致押韵加上黄硕激昂饱满的情绪,让不少人直呼这首歌绝对是“中文硬核说唱天花板”。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相比于Hardcore风格的说唱乐,Boombap这种风格更多承载着技术输出的需求。新生代rapper们的创作思考值得肯定,但也容易因缺乏历练而稍显稚嫩,甚至被质疑不够真诚、单一玩老活。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V.O.B的《火力全开》、懒惰的《K.M.N》在技术层面贯彻着“发疯”的原则,这些快准狠的Flow就像上了膛的机关枪气场十足。但群众评价却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针对音乐人和对音乐的评论共同组成了别样的风景。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没有人可以永远立于时代潮头,但总有人抓住机会乘风破浪。年轻网友历来扛不住新鲜感的攻击,似乎对擅长玩梗的rapper有着天然偏爱。就这样,自带包袱和喜感的喜剧说唱最先尝到了甜头。

作为中文说唱圈最神秘的组织,理会农音乐帝国小组可以说是开创了国内喜剧说唱的先河,在发疯文学上的造诣丝毫不输“废话文学”。甚至,这个团体建立的原因本身就很“发疯”:它只是为了调侃和攻击早年百度Rap吧一位叫“李惠龙”的网友。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曾经的小组成员3Bangz在《我很Bang》有如下作词:“飞到墓地和你妈妈粉底像和面粉,追到家里踢你爸爸脑壳像在射门,举起哑铃砸你奶奶就像在剁肉馅,这个假期让你爷爷变成一个光棍”,暴力到这种程度,可谓是将“发疯文学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同样作为理会农的前成员,3Bangz的好兄弟,狠毒男孩也在今年强势复出。不管是在《不爱你了》里的“宝贝我不爱你了,你是牛肉干,吃什么鹅肝西餐,出租屋里压缩饼干……好像有点跑题,还是那句不爱你了……”

还是在《分手在毕业之后》里“现在不要和我提分手,分手也得等我毕业之后,鬼想和你白头偕手,只想和你曾经拥有……”狠毒男孩都在深情地诠释着他的“琼瑶式疯言疯语”。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我没放鞭炮但是这里怎么噼里啪啦,外面没下雨为什么这里滴里搭拉,家里没养鸡为什么这里叽叽喳喳,原来是这个样子我终于搞明白了,哈哈正宗real mother fucker……” ,两位理会农成员强强联手的这首《新年快乐》,也是纯纯的“发疯文学”。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不同于喜剧说唱的孤军作战,emo rap更多解锁的是依靠感染力,达成悲伤颓废的效果,甚至可以形成独特的情绪效应。理会农解散后,血男孩搞起了emo说唱,不少网友表示,每次都能在他不知所云的“发疯歌词”中得到一种异样的慰藉。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当然,作为知名情感博主,他的微博内容也多来自于生活中的某个“emo瞬间”,那种无病呻吟的感觉,就已经很有“发疯文学”内味儿了。

每每聊到说唱音乐的颓势,必定有人因“题材同质”、“创意枯竭”扼腕叹息。但更令人心塞的是,有的rapper们明明致力于打破常规、寻求创新,却还是会被嫌弃“拉了”。这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属实是要被逼疯了。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不管是说唱还是其他音乐乃至文化形式,在走向大众的过程中都避免不了是否失去“态度”的争议。音乐好坏,谁说了算?在其他rapper还在讨论说唱有没有高低之分时,说唱歌手GM仙早已选择另辟蹊径,开拓了国风说唱的另一种形式——阴间说唱。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你永远可以选择相信观众,也永远无法预知观众。对于习惯于听传统说唱音乐的听众而言,听GM仙唱歌无疑是在折磨自己的耳朵,“说唱可以接地气,但不可以接地府”等刺眼评论齐齐刷过。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说唱音乐出圈的趋势日益明显,争议也就随之而来。除却上述内容,rapper们的说唱技巧以及个人状态,也为“发疯文学”提供了很好的范本。比如幼杀的《哪里能下载到加速器》,这首歌就是用快速流利的Flow来回击那些质疑,却还是被网友诟病“不觉得绕口令有啥好听的”。

所以谢帝在《明天不上班》的“我是哪种、代表拉风、爱好加工、让文字刮风 、疯狂的说唱让你们发疯”、JD《烟雾弹》的“上路的我一直磕磕绊绊满地都是瓶瓶罐罐绝不简单让我还能得个A ,花式不能平平淡淡你要学习彭彭丁满对天高喊上帝噢耶阿库拉玛塔塔”这样的纯粹炫技快嘴说唱,自然也难逃被贴“发疯文学”标签的宿命。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尽管深陷负面舆论,那吾克热仍然想坚持押韵。从《Rep That Culture》里那句“霸道出行,开始打抱不平。我在大道步行,炸药无形,我发表无情”开始,他的风评就一夜之间跌到了谷底。

事实上,那吾克热遭嘲讽,所有的那些由头只是导火索,根本是因为,很多听众原本就不认可他这个“中国阿姆”。以至于他身上的任何嘲点,都会被放到最大。甚至还一些嘴损的网友吐槽道:“脑子没烧坏根本就不敢像你这样胡言乱语”。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除此之外,Freestyle也是发疯文学升级版的一次具象化表达。从一开始,Battle就不希望被柔和地欣赏,这项活动比的就是个人的临场发挥和即兴说唱能力。其实大部分说唱歌手都有Thug Life情节,他们谁都看不起谁,都认为老子第一,所以必须在Battle里表现出自己特别有Swag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还有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观众的观看效果。每个人都喜欢围观,自然是越凶的Battle比赛越能符合他们的胃口。所以在Battle过程中,rapper们需要爆点攻击对方,在比赛氛围的渲染下,歌词和情绪就会受到一定影响,就更容易造成选手情绪较为激动,出现“博眼球”、“杀红眼”状态。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从之前的“重庆MC来贵阳参加battle比赛被打”事件,再到复读机rapper在8英里比赛上重复“我傻X,我傻X,我傻我傻我傻X”……这一系列令人无语的奇葩操作下来,HipHop也就和“恶臭”、“故意炒作”画了等号,加剧了集体情绪。

不光嘻哈粉直言很失望,也让本就不多的路人缘彻底败光。“侮辱说唱文化”、“说好的peace&love精神呢?”,类似的评论声此起彼伏。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有一说一,放眼整个世界,国内rapper们对于发疯文学这份纯粹的热爱其实并不孤独。在遥远的大洋彼岸,同样也有rapper选择将发疯文学贯彻到底。

作为说唱天王,在《Rap god》这首歌里,姆爷展现了他的神级超音速说唱,在15秒内说出了100个单词。激昂饱满的情绪井喷式的爆发,节奏与韵律协调的天衣无缝。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虽然不想总提“6ix9ine”这个名字,但不得不承认,作为“HipHop界的川普”,彩虹小马的确是个人才,不光“废话文学”诠释的相当到位,“发疯文学”也更是狠狠拿捏。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堪比完形填空一样的歌词,再加上咆哮式的激情唱法,使《BILLY》、《GOOBA》这两首歌一经发出,便迅速席卷各大音乐榜榜首。网友们也顺势来了波激情调侃:“我生怕他从歌里跳出来揍我”、“喜欢听6ix9ine歌的人一定很温柔吧”。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同样致力于嘶吼咆哮的,还有被称作“赛博咆哮次世代”的英国说唱歌手scarlxrd。他凭着代表作《Heart Attack》一鸣惊人,MV播放量突破千万,在互联网上获得了一大票年轻小孩的拥簇。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其实,在现实生活里,大家并不会在文书或者合同中用“废话梗”或“发疯”,只不过是想为情绪的宣泄与流动打开了一个出口。

“无意义”信息并非完全无用,戏剧化地颠覆常态,在滑稽的反差感中吐槽与自嘲,也是rapper们的某种生活方式。当rapper们“不好好讲话”时,看似无意义的语句,或许存在本身就是意义。

我喜欢的rapper在网上diss了(互相diss的rapper)

最后,我想用“发疯文学”作为文章的结尾:

为什么不给我的文章点赞评论?一定要看我崩溃着情绪站在这阴暗的秋天里,渴望着暖春的微风,噢不!那不是真的我,真实的我只配躲在角落,任人用靴子打我的头,我根本连祈求的欲望都不该有。

噢,亲爱的读者朋友们那,赶紧点赞评论加转发,多多关注川流熙攘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7日 上午11:56
下一篇 2022年4月27日 下午12: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