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下徐恩曾

介绍下徐恩曾

恩曾  徐恩曾xúēnzēng(1896—1985)国民党中统特务头子,字可均,浙江吴兴人,生于一个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家庭。著名的浙江财阀徐新六,是其近亲本家。 r

  徐父早死,兄弟三人,徐恩曾排行第二。徐兄抗日战争前死,有子女数人,其长次二子徐善庆、徐善祥,-均上海南洋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毕业,心机作风,酷似其叔。尤其是徐善祥,最得徐恩曾的欢心,常称之为有“伟大前途”者。1941年以后,两人都住在重庆徐恩曾家里。当时都已参加中统并担任局本部总干事。1945年春,随着徐恩曾的被撤职,两人离开了中统局。日本投降后,徐善庆混到北京基督教内进行活动,徐善祥赴美国学海军。徐恩曾之弟徐恩培,是浙江小财阀之一,在徐新六的提携下,曾任浙江省银行总经理,1941年左右病死。而徐恩曾因参与中印缅边境交通线走私案,戴笠向蒋介石告密,从此一蹶不振。此后做过贸易和运输生意,办过农场、打捞公司。后去台湾。r

  徐恩曾之母、长期住在上海或吴兴原籍,从未到南京依靠徐生活。其早年佣工张庭桂、郭文浩和婢女高宝珍等,后来都成为中统特务,在局本部担任油印或其他事务工作。他们在私人谈话中,有时还称徐为“少爷”。徐母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因年事已高,留在上海,1941年病死。 r

  徐有妻三人,1949年大陆解放时,都还健在。其原配张氏,是吴兴人,起初,两人感情尚好,徐妻一向与徐母同住,约自1928年起,两人感情恶化,徐后来干脆不再回家住,或回家也不与张氏同居。但徐妻始终住在徐家,整天吃斋念佛,很少找徐的麻烦。张氏生有一女,女儿随母生活,很少与徐见面。 r

  徐的第二个老婆叫王素卿,东北人,体格健壮,性情泼辣,贪财好货,原是徐的友人之妻。友人赴英国留学,托徐予以照顾,友人出国后不久,1929年,徐与王同居,王氏一年生一个,生有子女四五人。后来,友人返国,见生米已成熟饭,又慑于徐的权势,只好忍气吞声,不再过问。 r

  1936年,徐对王素卿感到厌倦了,便又勾搭上湖北人费侠。为此王素卿经常与徐吵闹。七七事变发生,徐借机会派其亲信副官李子友护送王素卿及其所生子女去成都。1938年春,徐与费侠结婚于汉口。同年10月,日军侵占武汉,徐和费侠逃往重庆,王素卿得到消息,便从成都赶来,与徐理论,遭徐拒绝。王便秘密藏于中统局附近的储奇门药材公会,等费侠从中统局出来时,走上前去,破口大骂,大打出手。当时费侠已怀孕数月,大腹便便,不是王的对手,被打倒在地。此后,徐便以原准备送其子女去美国留学的黄金美钞若干,及大卡车两辆,轿车一辆,给予王素卿,王始满意地回转成都。r

  从此,王氏便开始大放其高利贷,大做其黄金美钞的投机买卖,同时将其卡车交给李子友跑成渝公路、成宝公路、滇缅公路,走私,做投机生意。发生纠纷或逼债时,王便找中统四川省调统室主任孙云峰、书记胡涛等,利用特务势力进行威胁讹诈。有个商人,曾被他们威逼而死。有时王的卡车因走私而遭到检查机关的留难时,她就打出“徐次长”。(当时徐已任交通部次长)的招牌。后来,王与李子友私通,事为在成都的中统特务赵伯谦、葛炳生等所闻(赵、葛均为中统行动员,曾任过徐的警卫),声言要杀李子友,李怕真的被杀,便投入军统组织,以求得保护。王素卿在成都名声很坏。军统局派在成都的特务,常有情报向蒋介石处反映,徐恩曾在1945年下台,与此亦有关系。 r

  王在成都的六年中,徐曾到成都两次,王都亲到机场迎接。到1944年,王由于臭名四扬,无法继续留住成都,徐便将王安置在重庆著名的风景区西温泉。日本投降后,徐将王及其子女安置在苏州某一旧式的大公馆内。尽管王素卿色衰见弃,但鉴于在成都的往事,徐恩曾还是要对王加以监视。在西温泉时,徐派其亲信特务詹连吾以照顾为名,对王监视;到苏州后, 1946年冬,徐嘱我到苏州看王及其子女,也是为了监视。当时我曾去过王家三次,和王闲谈,并在她家吃饭,了解她的生活情况。回局后都详细地向徐作了报告。 r

  徐恩曾第三个老婆费侠,曾留学苏联,是一个革命叛徒,怀有政治野心。与徐结婚前,在徐的领导下,她曾参加《中苏半月刊》的工作。与徐结婚后,经常出入于中统局。费侠虽未正式参加中统特务组织,却实际地参与了中统特务的活动。她经常与国民党候补中执委吕晓道、陈逸云等混在一起。1948年她当上了国民党的立法委员后,更是经常往来于南京、上海之间,反动活动更加积极。1949年初,国民党上海市党部主任委员方{台组织所谓“上海各界民众紧急动员委员会”,费侠担任委员,并在会中不断叫嚣要“与上海共存亡”。解放前夕,同徐恩曾一起逃到了台湾。 r

  费侠生有子女四五个,其长子1939年生,乳名明明。费侠之母是一旧式的家庭妇女,1938年以后,一直住在徐家,费侠所生子女,都由她照顾。费侠有一妹,也住在徐家,在重庆时主持其姐所办的酱油厂、纺织厂等企业。当时她年龄不过20岁左右。 r

  (注:资料来源无常冥使)1929年到1945年2月是徐在国民党中统局中担任领导的时期。其重要靠山为同族前辈徐青甫,由于甫曾经为蒋启蒙师傅,故曾尽力拉拢甫,徐为了升官后又将CC系头目陈氏弟兄拉拢过来,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参加陈果夫、陈立夫组织的中央俱乐部(即CC)。这也使得曾在1928年便坐到了国民党中央组织部总务科科长的座位上,并于1931年兼任了该部调查科科长,至此便开始了徐反共、反人民的特务生涯。也就是这一年使得蒋对徐刮目相看,徐捕获了我方人员顾顺章并成功使其变节投降,令蒋掌握了大量宝贵材料并由此破坏了我方很多组织。徐更“出色”的是,曾有一段时间在“中统”局第二组(后改为第二处)从组长到小特务清一色的都是我方叛徒,其中比较的“著名”有陈建中、杜衡、郭乾辉、周光亚、先太启、王维理、范振中、邹春生等人,而在中统内部我方叛徒也占了极大比例,就连徐的小妾费侠也是我方叛徒!1935年,以陈立夫为局长的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军统”局)成立,徐恩曾任该局第一处处长,戴笠任第二处处长,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人们称中统特务为一处的人,而叫军统特务为二处的人的原由。1938年8月,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中统局)成立,徐任副局长,中央党部秘书长朱家骅任局长,原军统局局长为蒋介石委员长侍从室第一处主任贺耀祖兼任,副局长为戴笠。但中统、军统两局与其它局不同,人事权与经济权都在副主管手中,就连蒋对两局下达命令也只写“中统局徐副局长恩曾”字样,这样以来局长实际成了虚设之衔,而真正的主管其实是副局长。于是徐也就正式成为中统特务头子。但朱与徐的关系并非是戴与贺的关系那样。贺有职无权,戴经常在蒋面前,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当面请示,即使过后被贺知道了也是没什么用的,甚至可以说贺的命令基本在军统没什么效力可言;而朱家骅却是当时蒋的一流红人,朱在局里也有很多嫡系,如局秘书刘次萧,会计室主任李光灼,统计处处长郑尧泮局训练委员会主任委员郭紫峻(1944年被朱手下人组织部普通党务处处长庞镜塘与战地党务处处长甘家馨收买于旗下,后与徐同为中统局副局长)等,加上朱本人又身兼国民政府委员,考试院院长,中央研究院院长,中央党部秘书长,中英庚款保管董事会董事长,中德协会会长,留法、比、瑞同学会会长等一堆头衔,更是让徐憷头,另外又有戴季陶为他撑腰,足可以确保朱在中统局的地位,但朱本人并不怎么过问中统之事,使得徐可以稳坐“金交椅”,只是在签署命令时朱与徐共同署名签发。r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5日 上午11:35
下一篇 2022年6月5日 上午11:4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