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顶之下文字 柴静

穹顶之下文字 柴静

  窗外,北京雪后的天空俨然有雾霾色。

  感动,震感,一丝淡淡的感伤。我把观感告诉柴静,视觉效果比文本效果要好很多。

  昨天的刷屏效应,间接回应了之前她辞职时,舆论好奇的问题:离开央视的柴静还能“看见”什么?

  斯蒂芬·金有部同名作品《穹顶之下》,寓意在困境中的挣扎与自救。

  或许只有作为知情者,才能更理解柴静的挣扎与自救,以及背后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为了孩子,一个人的雾霾抗争

  一年前,和很多人一样,我也好奇,柴静下一步准备做什么?

  她说,计划一年的时间,做一部纪录片,想搞清雾霾。

  清楚记得,当时她问我三个问题: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该怎么办?

  我随口回答了几句,看她并不不满意,就解释说这个问题每个人都能谈点看法,想搞清太难了。

  她不置可否。我知道,凭我对她的了解,她不可能只是说说而已。

  果然,一年之后,柴静归来,带着她自费的深度调查作品《穹顶之下》。

  事先,我曾接触过文字版本,看着文档里几十页密密麻麻的文字,大量的专业术语,让人头大的统计数据,图片、视频等各种超文本链接——我很担心,读者会耐着性子看完吗?

  柴静说,初稿自己也感到枯燥冗长,“我的初稿写了十几万字,自己都觉得难以招架,要把事情弄明白,就不容易,再要把它说清楚,还要让人看得下去,确实很难。”

  她开玩笑说,当时是硬着头皮发稿子给同行让提意见的,觉得能看下去就是朋友了。

  微信上的各种评论,让我感到当初的担忧多余。

  其实,很多人都好奇,自费百万,公益传播,调查足迹遍布海内外,柴静为什么?

  接受采访时,柴静丝毫没有隐瞒自己的最初动机,为了孩子——女儿没出世便患有肿瘤,从一出生就接受手术,孩子生病让柴静更加关心健康问题,而呼吸是健康方面最直接的领域之一。

  从最初的母性本能出发,一步一步,逐步激发了她内心的职业本能,“照顾她过程中,对雾霾的感受变得越来越强烈,整个生活都被它影响了,加上全社会对空气污染问题也越来越关心。”

  柴静的动机,很容易引起共鸣:为了孩子,不再等待,也不再推诿,站出来做一点什么?

  事由是一起私人事件,但是有关涉公共利益,私人事件如何进行公共表达?

  作为母亲,同时作为调查者,柴静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有一些质疑,说柴静有钱,能耗费上百万来拍摄。其实她的《看见》在畅销榜上一年有余,让她有足够的的实力来做这件公益作品。

  有人从推出时机、传播技巧等方面来分析这是一次成功营销,但更多的评论说明,是因为我们需要这样的一个柴静。

  《穹顶之下》是最能体现互联网思维的一个自媒体样本,而意义远不仅仅在于此。

  雾霾三问,谁在阻碍我们呼吸

  柴静对我感慨说,从业多年,拍摄过程中仍然有很多触动。

  这个稿子是她经历过的最长的一次审订,基本上每个领域的专家都要发去审较,光PM2.5动画那个文字,就发给国内外这个领域的五位专家校订,再给环境保护报道领域的记者同行、科普工作者看。

  雾霾之害,究竟几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印象、感受和理解。

  柴静有自己的方法,她背着仪器,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人体实验,试图分析呼吸成份,拍摄肺部深处碳素沉淀的后果,让大家看见“雾霾是什么”?

  很容易让人想起10年前,非典病房那个瘦弱的身影。

  事实上,这两年,关于雾霾的.调研很多,官方的,民间的,有大量的数据和案例,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个人调查?

  显然,目前的调查结果还无法解答柴静所有的疑问,她希望通过自己的调查,能有新的发现,看见别人看不见的真相。

  为了解答自己关于雾霾的疑问,柴静遍访国内外多家研究大气污染的学术机构,专程到一些污染严重的现场调研,接触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改委能源所、工信部产业司、环保部等职能机构,也寻访伦敦、洛杉矶那些曾经被污染所困的城市,想找到破解之道。

  柴静说,通过调研,她发现我国燃煤和燃油大概存在“消耗量大”、“相对低质”、“前端缺少清洁”、“末端排放缺乏控制”四大问题,也尝试揭示这几大问题背后的管理与执法困境。

  柴静的努力,更多的是在悲观中寻找出路,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雾霾中寻找阳光。

  所以,看到《穹顶之下》中的那些镜头,那些数字,或许有人无法淡定,或许有人压抑困惑,但在感动、震撼之余,仍心怀希望,雾霾可怕,但并非无法破解,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治理雾霾的参与者,守望者和建言者。

  我曾想问柴静一个问题,历时一年的调研之后,如果一句话来回答雾霾三问,你会说什么?

  但我最终没有开口。如果一句话能够讲清,还需要拍摄《穹顶之下》来表达吗?

  记得在原来的片子中,有相当篇幅讨论雾霾的另一些构成,比如化肥和扬尘等。

  后来,视频中都没看到。柴静说,篇幅和结构原因,都忍痛拿掉了。

  视觉效果获得好评,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张志安认为“柴静做了件了不起的事”:1、选题把握的取向:从“是什么”、“为什么”到“怎么办”,坚持问题导向,把握了这个转型社会的重要“问题单”;2、报道角色的处理:她讲故事的切入点是个体(女儿)遭遇,但整个片子是深度报道、调查报道,她既是参与者和体验者,但主要是报道者和调查者;3、纵深信息的挖掘:这个深度报道,坚持了“时空搅拌机”式的纵深路径。

  其中,对专业数据的解读、对权威专家的访谈、对中外治理的比较、对科学问题的通俗化处理,还有政治、经济、社会等多元视角的运用。

  穹顶之下,困境倒逼自救方法

  伦敦,曾发生过“大烟雾事件”,污染远比当下的中国更为严重,但历经20年的治理之后,污染物下降了80%。

  洛杉矶,曾发生过“光化学烟雾”事件,现在车辆比上世纪七十年代增加了3倍,但排放却降低了75%。

  这些经验教训,都说明雾霾并非无药可治,关键在对症下药。

  柴静给出的答案,第一,政府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干预,让市场成为配置资源的主要力量。第二,政府不可或缺,必须通过制订政策,严格执法,来保证市场竞争的公正公平,优胜劣汰。

  这些观点,都与当下的改革方向相吻合。

  拍摄传播《穹顶之下》,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和柴静交流时,我问她真正搞清雾霾后悲观吗?

  她说不会。为什么?

  她解释,一开始也是挺悲观的,后来觉得,人追求的不是完美的生活,而是自已能参与建设的生活。只要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可以令它改善,人就不会悲观。

  的确,看见了问题所在,不代表有关部门会去做,也不意味着能做好,更不等于能解决问题。

  2014年年底,全国人大法工委公布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全文,向社会征集意见,柴静将采访的资料和稿件都如数寄送,意图为立法带来借鉴。

  同时,她也将材料递给正在制订国家油气体制改革方案的小组成员,意图为政策制定者提供参考。

  她对我说,治霾已经成为共识,立法部门和政策制定者的积极回馈,让她感到欣喜。

  作为公民,柴静将自己定位于一个环保志愿者,虽家中有车但尽量少开或不开,举报违规污染源,参与立法研讨会。而这,或许会被更多的人效仿。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7日 上午11:16
下一篇 2022年7月17日 上午11:37

相关推荐